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分卷閱讀75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&&&&不成陛下就不會削他們腦袋了麼。

他仔仔細細地摸完沉硯的脈,搖了搖頭:“相爺或許是吸入的分量少,脈象上看,並無異常。”

太醫們最終只留下了相對比較保守的調理藥方,就算沒事也不會喝出事的那種。

然後便火燒屁股似的離開了寢宮,趕緊去研究對策了。

外人都離開後,謝容躺在床榻上,生無可戀。

他嘆氣:“是眼淚自己掉的,我沒想哭……”

他其實能清楚感知到自己不對勁,但情緒一上頭,他根本沒法控制,眼淚自發地嘩啦啦。

他一邊覺得鳥兒飛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,一邊卻又有難以抑制的傷懷湧上心頭。

非得哭個夠本才停歇。

一天哭了幾回,眼睛都要受不了了。

頂著兔子眼的謝容可憐兮兮地看著沉硯,把沉硯看得恨不得以身代他受罪。

奈何再心疼他也沒法子,只能去取了帕子浸了水,擰得半乾,給謝容敷眼睛。

胡太醫臨走前千叮萬囑要讓陛下保持心態平穩,儘量不要觸景傷情,更不要做些容易使情緒波動劇烈的事情。

這麼一來,才剛開葷的兩個人只能被迫躺著蓋被子純聊天。

謝容不想分被而眠,沉硯也不想。

於是繼續一個被窩。

謝容倒沒因為這件事一蹶不振,他照舊不安分地拱來拱去,鬧了一通沉硯後才心滿意足地呼呼入睡。

剩下沉硯一夜無眠,隱忍到天亮,去上朝處理政事,低氣壓沉重到眾臣面面相覷。

Loading...

文章未全部載入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關閉廣告遮蔽】or【更換瀏覽器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bookmobe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