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分卷閱讀62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&&&&!

雖說現在有沉硯幫扶著,可謝容的退位之心始終未死,如荒原野草,只消有一陣春風一滴春雨,就能立刻長成一片。

——他從小受的教育都是人人平等,在這皇權至上的環境中生活,實在是太壓抑了。

有時候接觸到宮人們惶恐畏懼的眼神,還有那藏得極深的厭惡,他都覺得難受得要命。

連沉硯哄他都沒勁。

謝容情緒低落的次數多了,沉硯隱約察覺不對。

某天夜裡,慣常的活動結束後,他沉思良久,斟酌著問了謝容。

謝容剛被伺候得渾身懶洋洋,一根手指頭動都不想動。

聞言心神微動,艱難地撐著眼皮,抬頭看沉硯。

他沒說話。

可那溼漉漉亮晶晶的眼神裡把什麼都說完了。

沉硯低頭,滾燙的唇碰了碰謝容泛紅的眼尾,將一滴要墜不墜的淚珠捲進唇齒間,嚐到了微鹹微涼的滋味。

他想起懷裡這人之前說的“噩夢”,不由輕哂。

心說八成這小皇帝又當了回騙子。

沉硯有心想“嚴刑逼供”,然而這小騙子一掉眼淚,他的動作就忍不住輕下來。

其實也怪不得謝容,他自己也有事瞞著謝容。

沉硯沉吟許久,反覆思量,最終還是決定卸下了最後的防備:“公子生辰那天,我有件事要告訴公子。”

公子這稱呼,是兩人之間心照不宣的約定。

在床榻之上、親密之中,他們都是以“公子硯之”和“你我”相稱的,沒有君臣。

很古怪的約定,不過兩人就這麼莫名其妙地遵守下來了。

Loading...

文章未全部載入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關閉廣告遮蔽】or【更換瀏覽器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bookmobe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