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分卷閱讀52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&&&&新苗子推到他面前,讓他重新培養親信嗎!

謝容的視線在兩個小太監身上停頓太久了,兩個不過十五六歲的小太監沒經歷過這等考驗,瑟瑟發抖,呼吸都逐漸不穩起來。

謝容這才收回視線,隨口道:“跟朕去看看。”

謝容拂袖而去,玄色衣襬劃出凜然弧度。

兩個小太監惴惴不安地對視一眼,趕緊應諾,取了宮燈來照明,小步疾走跟上,大氣都不敢出。

梁庸平果然在自己屋裡,不過看起來並不像是身子不舒爽的模樣。

謝容讓兩個小太監在門外守著,自己踱著步子進了屋,剛站穩,梁庸平便一言不發,安安靜靜地跪在他面前,重重磕了個頭。

他沒省著力氣,一聲悶響,謝容聽著都額頭疼。

同時心裡的那個猜測也終於塵埃落定了。

梁庸平的額頭抵在冰冷地面上,片刻後仰起頭來:“陛下。”

太監聲音都比較尖銳,可梁庸平此時聲音卻很啞,彷彿砂石摩擦著地:“奴才有罪。”

謝容垂眸,居同臨下地看著他,神色平靜,眸光裡有淡淡的隔閡。

梁庸平沒有為自己脫罪的意思,他乾脆利落地全部坦白:“陛下,相爺的迷藥是奴才提早解的,鑰匙是奴才呈給相爺的。奴才犯下死罪,請陛下降罪。”

謝容要被他氣笑了。

他心裡惱意一片,這惱意要比沉硯欺負他時還嚴重。

他尚未能完全信任沉硯,所以被沉硯摁在鐵床上時,更多的是一種技不如人的挫敗感和擔憂害怕。

Loading...

文章未全部載入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關閉廣告遮蔽】or【更換瀏覽器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bookmobe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