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分卷閱讀44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&&&&低聲道:“相爺請先解了鏈子吧。”

沉硯置若恍聞,抖開聖旨,只瞥了一眼,便漫不經心地將那聖旨對半一撕。

清脆的撕裂聲中,沉硯慢條斯理道:“想退位?”

他發出輕淺的一聲“呵”。

破碎的聖旨悄然落地,沉硯看都不再看一眼,隨手撿起金鑰匙,吧嗒一聲,只解了鏈子,留著金環扣在腕間。

他抬起手,金環隨著他的動作微微下滑,與瓷白手腕相映襯著,配上因之前掙扎過而凌亂不堪的衣袖。

莫名有種難以言說的微妙感。

“陛下厚愛,臣不敢當,這釦子,還是等陛下回來親自替臣解吧。”

他眸光清淡,語氣散漫,彷彿在說今天天氣真好般自然隨意。

可梁庸平只覺得有一座無形的大山壓在了他身上,讓他不由自主再彎了幾彎腰脊,有些難以呼吸。

他沒敢有抬頭與沉硯對視,只抬手,將捧著的另一道聖旨奉了上去。

“那便請相爺接了這空白聖旨。”

他對沉硯撕了聖旨的行為沒有任何驚異之情,彷彿早已預料,手腕一轉,將那第二道聖旨開啟。

果然是個空白聖旨……不,倒也不算空白。

那聖旨上大片空蕩不假,右下角處卻印了國璽以及陛下私印,這意味著這道聖旨,無論寫什麼,都是能生效的。

沉硯垂眸看著這空白聖旨,鼻尖嗅間屋裡殘留的香氣,眸光輕動。

小暴君既然存了要跑的心思,必不可能只給他下這麼一點藥的,他能提早醒來,也許……有面前這人的功勞。

Loading...

文章未全部載入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關閉廣告遮蔽】or【更換瀏覽器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bookmobe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