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分卷閱讀29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&&&&

溫和有禮地問了句:“公子聽了什麼趣事,能樂成這樣?”

謝容好不容易止了笑,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,回過頭髮現是沉硯,立刻變臉,氣咻咻地哼了一聲。

昨晚被欺負,今早被逼著吃藥膳的新仇舊恨湧上心頭。

謝容忍不住嗆聲:“方才許伯在和我講小硯硯的故事呢,說有個小硯硯以前可皮得很,爬樹摘果下不來,又怕丟人不敢吭聲,在樹杈上掛了好久才被人救下來。”

頓了頓,他又很遺憾地補充一句:“可惜現在見不到這樣的小硯硯了。”

許伯年紀大了,喊人喜歡喊疊字,譬如喊他小容容,又喊沉硯小硯硯。

謝容想到沉硯身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權臣,也要被許伯叫小硯硯,還無法反駁,嘴角險些沒壓住。

於是這會兒他也故意學著這麼喊。

沉硯眸光微動。

小暴君方才笑得太歡,眼角都沁出了淚,此時眼底亮晶晶,清透明澈,還帶著點小狡黠。

在陽光下沐浴得久了,他素來蒼白的臉頰上也染了幾分血色,不再顯得病懨懨的,又因著最近好吃好喝喂著,稍微長了些肉。

竟有幾分……可愛到欠捏。

沉硯從沒想過有朝一日,他會將“可愛”和“暴君”這兩個詞聯絡起來。

他忍住想捏小暴君臉頰的欲`望,溫和笑道:“那不知公子是喜歡以前的我,還是現在的我?”

謝容一窒。

若是沒旁人在,他肯定要報復一句哪個都不喜歡,可現在旁邊站著個笑眯眯看戲的許伯,他也不好說得太絕情。

Loading...

文章未全部載入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關閉廣告遮蔽】or【更換瀏覽器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bookmobe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