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分卷閱讀23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&&&&,想起小暴君方才搭在他脖子時,那手冰冰涼涼的……

他收回思緒,照現在的情形,還不足以讓他太貿然親近。

沉硯剋制有禮地退後一步,溫聲道:“屋裡燭火熄了,我擔心公子不習慣,來續根新燭。”

謝容不疑有他,睏意復湧上來,他倦倦地梁梁眼睛,打了個呵欠,沒太在意:“不礙事。”

他太困了,含糊說完這一句,眼皮子又耷拉上了,搖搖欲墜。

沉硯眉心幾不可見地一動,沒再多話,快速換了根新燭點燃。

再轉頭時,謝容已經卷著被子又睡過去了……也不曉得往裡挪一下,仍舊睡在床沿邊。

小暴君睡顏沉靜,過分白皙的面頰在明滅燭光裡染了一分暖色,長睫在眼皮下落下晃動的影。

任誰看著,都不會將這人和手握生殺予奪天下大權的皇帝聯絡起來。

沉硯靜靜地望了半晌,心說憑謝容這姿勢,八成下半夜還要再摔一回。

不過那也和他沒關係。

冷酷無情的沉硯坐實了謝容給他的這個形容,毫不留戀地轉身離開,反手掩上門,歸還了謝容一室清靜。

兩刻鐘後,沉硯屋裡的燈火也滅了。

月色溫和,靜靜流淌。

過了許久,東廂房裡,謝容緩緩睜眼。

眸光清澈,不見絲毫睡意。

他翻了個身,往床榻裡轉了兩圈,後背抵在牆壁上,有了些安全感,縮在被子裡握緊著的雙手才慢慢鬆開了些。

手心裡冰涼一片。

謝容偏頭,看著那靜靜燃燒的蠟燭,仔細回想了一遍方才的表現,確認應該沒露出什麼破綻來。

Loading...

文章未全部載入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關閉廣告遮蔽】or【更換瀏覽器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bookmobe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