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分卷閱讀20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&&&&朝,又私下與沉硯來往起來……目前我們尚不能出頭,且安靜一段時日,看看情況吧。”

缺月傾身向前,手一伸,熟稔地抱住了珏月的腰,將腦袋埋在他懷裡,悶聲應了聲好。

珏月便也不說話了,以指為梳,一下一下,輕柔地替他梳理著黑緞般的長髮。

半晌,只聽得懷裡人又開了口,彷彿呢喃般輕聲:“阿珏,我不甘心……”

“……明明都是一樣的出身,憑什麼他能過得這樣風光。”

珏月神色一怔,連帶著手上動作都一頓,片刻後才又緩緩地梳過缺月柔順的長髮。

只是唇邊卻慢慢泛起一絲惆悵的苦笑來。

……

第二回被公主抱,謝容淡定了很多。

他一回生兩回熟地攬住沉硯的脖子,將臉埋在沉硯頸窩處,擋得嚴嚴實實。

相府的接應來得迅速,眾人都來不及找機會看到那個小倌長得什麼樣,就只能遺憾地看著馬車一騎絕塵而去。

相府沒有謝容想得那麼熱鬧。

在謝容的想象裡,沉硯身為本朝第一大權臣,他的府上就算比不得皇宮,也該奢麗貴氣,人來人往,很有排場才是。

而不是這麼的……

謝容想了半天,居然只能用“冷清”兩個字來形容。

放眼望去,相府裡連下人都只有寥寥幾個,掃地澆花,各司其職有條不紊,無人空閒。

路兩旁也不見奢侈裝潢,多是些普通的青蔥綠植,矮處則種著些常見的花兒。

此時晚夏近初秋,有些夏花半凋零著,而那些秋日才開的花便慢慢鼓起花苞來。

Loading...

文章未全部載入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關閉廣告遮蔽】or【更換瀏覽器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bookmobe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