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分卷閱讀7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&&&&相大前日與禮部張尚書去酒樓裡共進午膳,前日去梨園裡聽了一下午的戲,昨日夜裡與工部宋侍郎去了風月樓,點了花魁來陪,直至酉時才散。”

“今日早朝後倒是進宮了……”

驚雷劈下,謝容一個哆嗦:“他今天進宮了?他進宮做什麼了?”

他還保留著一絲卑微的希望,希望沉硯只是隨便路過一下,然而梁庸平下一句話就無情地打破了他的希望。

“……丞相送來了這三日堆積的摺子。”

謝容:“……”

謝容的眸光一瞬間暗淡了下去,變得沒精打采起來。他想到御書房裡堆積如山的奏摺,眼角閃過恨鐵不成鋼的淚花。

沉硯這是怎麼肥四!送到手邊的權勢都不要了嗎?還想不想當主角了,明明在原書裡果決得要命,在小暴君死後第三天,就登基為皇……

……等等,難道說,還是得走原劇情,除掉了小暴君,沉硯才能繼續他的劇情線?

謝容心頭一沉。

他兀自發呆,梁庸平悄悄抬頭,將他失落的神情都收入眼底,眉頭微動,攏在深藍袖子裡的手猛地收緊。

陛下仍舊在惦記丞相。

深受陛下重用的近侍大總管垂了垂眼。

……

日子過的很快,眨眼就大半個月過去了。

這日早朝過後。

眾臣掰著手指頭一數,發現陛下第二十天沒有出現了。

若說他們剛開始還很鎮定,十天後有點疑惑,那麼現在就開始覺得不安起來。

雖然小皇帝性情古怪,有時候是殘忍了些,但不可否認,他在處理朝政上還是有一定能力的,至少登基幾年以來沒做過什麼重大錯誤決定。

Loading...

文章未全部載入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關閉廣告遮蔽】or【更換瀏覽器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bookmobe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