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分卷閱讀5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&&&&。

謝容被他嚇了一跳,下意識想伸手扶人,指尖一動想起身份有別,硬生生忍住,抿了抿唇,才低聲問:“怎麼了?”

梁庸平微微起了點身,仍舊弓著腰,卑微至極的姿態。

他朝謝容伸出了手,掌心朝上,一道焦黑的傷口橫亙其上,看著像是被什麼利器割傷了,但因來不及包紮,只能匆匆用火將傷口燒焦止了血:“奴才不慎傷了手,髒汙了陛下眼鼻,還請陛下重罰。”

謝容:“……”

還以為發生了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,原來只是一道傷口,這也值得梁庸平磕頭。

然而他張了張口,忽然就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他還是不習慣這個……為奴者沒有任何人權的世界。

謝容沉默了一瞬,才壓制著情緒重新靠回軟榻上,淡淡道:“朕知曉了,下去吧。等會兒將清粥給朕端來。”

這是免了梁庸平責罰的意思了。

梁庸平感恩戴德地再次磕頭謝罪,起身快步離開。

這一天謝容死裡逃生,過得筋疲力盡。

吃過清粥後他胃裡舒服了些,倦倦地打了個呵欠,卷著被子躺到寬敞又柔軟的龍榻上,想了一會沉硯,就不知不覺睡著了。

結果可能是因為睡前想了某人的緣故,謝容這晚上做了個夢

夢見沉硯回相府後看見納妃聖旨,還是氣不過,又氣勢洶洶地殺回了宮裡,拔劍指著他說要造反。

謝容被那凜冽劍光閃得一個激靈,想也不想地撲過去抱住了丞相大人的大腿,哇哇亂哭:“朕錯了朕錯了!朕要退位!朕馬上退!”

Loading...

文章未全部載入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關閉廣告遮蔽】or【更換瀏覽器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bookmobe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