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分卷閱讀145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了晌午飯發,趕了半天的路,又玩了很長時間,這廝早就累了,回到皇宮旁的別院,簡單洗漱過後直接就想睡,人剛躺在床上,手腕便是一緊,被人握住。

虞容沒管,任由那人用不知道什的東西纏在他腕脖上,這個觸覺很有是髮帶。

他睜眼瞧了瞧,果然是髮帶,姬玉將他那隻手腕綁在了床上,開始綁另一隻。

他揚了揚眉,“做什?”

姬玉另一隻也縛好了,順便繫了個蝴蝶結。

“給殿上藥。”

虞容眉梢微微一跳,“上藥綁我作甚?”

“怕你疼的掙扎。”姬玉邊說邊解他的衣妗,他洗漱過,已經脫的只剩褻衣褻褲。

上衣一八,掛在他手肘上,褲子一褪,登時變得光溜溜。

姬玉先用熱毛巾細細擦了幾遍,像洗刷什東西,將他身上的汗徹底拭個乾淨,差不多後端來酒壺。

太子殿蹙眉,“這種酒療傷不行,換一種,屋裡不是有萬南春嗎?”

這個酒是匍釀的,用那個女人的時代說,叫匍酒,度數不夠,療傷確實不行,但姬玉不是用來給他擦傷的。

“療傷之前乾點有意義的事。”

太子殿來了興趣,一雙眼都亮了亮,“什有趣的事?”

姬玉將那酒猛一傾斜,倒進他鎖骨內,這廝被凍的一顫,本要將裡頭褐紅色的液體倒來,被姬玉摁住。

“殿,那個夜光杯被很多人用過,髒,殿這個夜光杯只有姬玉用過,不髒。”

那液體冰涼冰涼,凍的他渾身不在,虞容還想打翻,被姬玉死死摁住,紋絲不動不說,反而將脖間的鎖骨凸更多,裝酒更方便了。

Loading...

內容未載入完成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設定-關閉小說模式】or【設定-關閉廣告遮蔽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bookmobe.com

(>人<;)